登录

会员登录

访客登录

时代“赌徒”:新造车势力奋斗史

作者:新能源汽车产业网
来源:盖世大V作家BusinessCars
2019/02/19

《飞驰人生》中,张驰说,不是一定要赢,而是不想输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这句话让我第一个想到的人,是车和家的李想。

80后的李想,是一个极其看重输赢的人。在他发布的一条微博下面,有网友用罗永浩的金句“我不在乎输赢,我只是认真”做的评论,而李想的回复很简单粗暴——“我只在乎输赢”。从泡泡网到汽车之家,再到现在的车和家,李想自述:“我所有的选择都在乎输赢”。

车和家ceo李想

李想还曾说过,“想在汽车行业立住脚,当主角,只有一种可能,就是造车。除此之外,剩下的全是外围。”

随着李想的“理想制造”在去年10月正式走入高光时刻,60后的丁磊,70后的李斌、沈晖、何小鹏、贾跃亭,80后的李想……新造车势力主角们的创业弄潮已然进入了下半场,他们在互联网造车的历史周期机遇与财富洪流裹挟之下,成为时代的“赌徒”。

沸腾的十年

2004年前后,那是互联网大佬们的镀金时代。

巧合的是,目前站在新造车舞台中央聚光灯下的几位主角,也是以那个镀金时代为起点,振臂一挥,创造着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辉煌。那是一个值得铭记的特殊年份。

2004年,泡泡网已经实现年收入近百万,刚刚23岁的李想在那一年开始筹备汽车之家;

2004年,李斌创办的易车网度过暗黑时刻,从之前一度接近破产的状态,重新走上上坡路;

2004年,何小鹏以30万元起家,在广州一栋居民楼里创办了UC,财务捉襟见肘时,当时网易创始人丁磊以天使投资人身份借给何小鹏80万;

小鹏汽车CEO何小鹏

2004年,山西人贾跃亭创办了乐视;

那一年,威马的沈晖刚刚坐上博格华纳集团中国区总裁的位置。而华人运通的丁磊,在2004年的最后一天,在媒体怀疑的目光中接过了彼时上海通用总经理的权杖。

一个有趣的细节是,同样是在2004年,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,马斯克与当时特斯拉联合创始人以7.5万美元的价格,向布拉德·西沃特(Brad Siewert)购买了“Tesla”商标权,正式在当时如孤岛一般的全球电动车产业中上路了。据马斯克后来在推特上回忆,特斯拉当时的另一个备选名称,是“Faraday”(法拉第)。

如果人生是一场预谋,那么主角们选择所走的每一步,冥冥之中或许都是在为人生中那场最大的“赌博”,做着各种准备。

十年准备,大圣归来,眼界、格局、资金、人脉、梦想……一切都和十年前不一样了。

同样做足准备的,还有一个重新开启了新赛道的汽车产业。从2004年到2014年,中国汽车市场,从一个被压抑的消费市场到血脉喷张。而汽车产业的内在变革,则一直如静水深流,行业巨变风起云涌,时势,呼唤着英雄。

2014年,蔚来、小鹏、乐视汽车相继成立,互联网造车运动在这一年,硝烟乍起。

而2014年的最后一天,44岁的沈晖正式离开吉利,在此后的多次采访中,沈晖不止一次地说过:“打工,我受够了。”彼时的沈晖,从“屈尊”加盟博泰,到最终自己创立威马,自己主宰造车,沈晖内心其实早已蠢蠢欲动。

少年成名的李想,在2014年婉拒了李斌作为蔚来合伙人的邀请,理由也很简单粗暴,“我们两个都各自创业近20年,几乎没给别人打过工,你说谁向谁汇报合适?”

不到半年后,李想成立车和家,正式纵身跳入智能电动造车江湖,成为这场超级精英游戏中,最年轻的玩家。

特斯拉打开一扇门

时光回转到2014年,大洋彼岸的一个名字在中国莫名被封了神,他就是特斯拉的埃隆·马斯克。正是这个来自硅谷的电动造车新秀,在华尔街的财团撑腰之下,被过誉地吹捧为能够造出这个时代的“T型车”。而在中国,它也成为了一面旗帜,为一大批跃跃欲试者打开了一扇梦想的门。

特斯拉CEO马斯克

2014年的4月22日,李想和俞永福等7位车主一起作为国内第一批特斯拉车主,从马斯克手中接过了Model S的钥匙。在这辆Model S P85行驶4万公里之后,李想曾经表示:“这辆车除了让我体验到全世界最好的电动车,更在我脑残的选择电动车作为第三次创业的心智准备上,提供了落井下石般的重要的砝码。”

2014年的上半年,贾跃亭大多数时间都待在美国加州的酒店里研究特斯拉,之后,他就像着了魔一般,启动了自己的“造车梦“。当年5月份,他在国内宣布要造乐视互联网超级汽车,还在美国注册成立了FF,从特斯拉挖了几个人来成为核心创始人,并炮制出了“生态化反”这样极其拗口的概念词语。

当时的贾,觉得特斯拉对传统电动车的颠覆还不够,在各种公开场合,他喜欢用“All in”这个英语词组,来表达自己即便万劫不复也在所不惜的决心。

何小鹏切换赛道,从互联网投身造车的江湖,他曾经直言不讳地表示过,第一要感谢特斯拉,第二要感谢小米。

2014年6月,UC以中国互联网史上最高金额43.5亿美元,卖给了阿里巴巴。就在UC被收购两天后,特斯拉马斯克采取“开源模式”,向全世界开放旗下223个电动车专利。当时的马斯克正好来访问阿里巴巴,何小鹏抓住机会向马斯克请教开源模式的用法。马斯克回答:“你可以拿去用,但是怎么用就和我们没关系了。”

特斯拉的开源举动,对于正在寻找新创业方向的汽车“门外汉”何小鹏来说,无疑是在心湖里投入了一枚石子,激起了阵阵波澜。很快,小鹏汽车问世,这其中,特斯拉间接充当了导师角色。

2014年的丁磊,已经贵为上海浦东新区副区长,彼时热衷于智能汽车的他非常想在其任期内,促成引进特斯拉在上海投资建厂的项目,但丁磊的诚意满满,却被马斯克搅黄了。事后丁磊曾回忆,“当时他们提出两个条件:一是独资,二是登记产品变成电子消费类产品而不是汽车产品。我们跟他们谈了一揽子方案和阶段性方案,条件很好,而且那个时候也没有牌照约束。可惜的是,2014年底特斯拉回复说,其北美产能还没有发挥用处,如果在中国建厂得五年以后。”

或许正是这次任性的拒绝,不仅让特斯拉错失了提早五年在中国市场变身“鲨鱼”的机会,也让丁磊在那时候,内心就萌生了自己做新能源车的念头。也才有了之后加入乐视汽车,在乐视汽车载不动丁磊的梦想后,他又另起炉灶,建立了华人运通。在丁磊的前同事眼中,丁磊“是个不折不扣的理想主义者。

从2014年开始至今,新造车这条狭长的赛道上,挤入了越来越多的玩家。巧合的是,他们多数都是特斯拉的“门徒”,一边喊着要颠覆“特斯拉”,另一边,又莫不担忧特斯拉跌落神坛,毕竟,精神图腾不倒,这条路才能得到信服。

精英与屌丝之争

2018年7月28日,在位于高大上的上海陆家嘴的中国第一高楼上海中心内,全国第7家NIO House正式开业。同样的造价不菲、逼格满满的这样的展厅,在北京王府井、上海太古汇、深圳平安金融中心等许多城市最顶级的商圈林立着,在品牌形象的投入上坚持大手笔,这是李斌一向的风格。

蔚来汽车CEO李斌

但李斌与蔚来所坚持的高举高打,却惹来了何小鹏的“抬杠”,后者表示:“小鹏汽车去年花的钱少到‘说出来不好意思’,新总部租金十分便宜,每天租金仅为1元/平方米”。按照小鹏汽车天使投资人李学凌的说法,“在中国造电动汽车,要瞄准‘拼多多’的典型用户才能赢得竞争。所谓得屌丝者得天下。”

如果说在苹果和小米之间,李斌更倾向于做汽车界的苹果,试图将来在硬件上谋求提高盈利能力,而在服务上争取做到持平。那么何小鹏则从一开始就立志要打造汽车界的小米,更何况,雷军是何小鹏心中的偶像。这也就有了此前在某场发布会上,一不小心说出了刷爆媒体平台的“智能汽车的核心在运营而不在制造”的言论。

那么造电动车,到底应该针对精英还是屌丝?第一批新造车势力已经纷纷出牌,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和定位。

2018年4月,威马汽车把自己的第一款纯电动SUV——威马EX5价格门槛一下拉到了10万元以下,扮演了一把价格屠夫的角色。在沈晖看来,威马要做的是电动车的“普及者”。

威马汽车CEO沈晖

但迫于纯电动车成本高、产能低的重压,另一种声音认为:“25万元以下价格的电动车几乎要全挂。”此前从廉价小型纯电动车入局的新造车企业电咖,去年也加入到了更主流的竞争中,推出了高端子品牌ENOVATE。而李想在封存了自己的SEV项目之后,也开始从中高端入手,新车把对标目标定在了雷克萨斯RX450L、特斯拉Model X及标宝马X5等这些对手。

2018年全年,特斯拉售价超过6万美元的Model S和Model X两款车的销量,共交付了99394辆。在全球高富帅精英阶层中,这个品牌已经变得越来越炙手可热,这让梅赛德斯-奔驰、宝马、奥迪和保时捷在内的一众老牌豪华品牌感到压力倍增。

当然,正是由于对高端消费和社会趋势的准确拿捏,特斯拉才从诞生之时就在资本市场轻松站稳脚跟。在美国,特斯拉一经推出,就凭借着电影明星乔治·克鲁尼、马特·达蒙、莱昂纳多·迪卡普里奥、脱口秀节目主持人大卫·莱特曼等等一大批明星车主的追捧,抱紧了精英阶层的大腿。而在中国也一样,到目前为止,特斯拉的拥趸依然以三高人群(高收入、高知识背景、高未来远见)为主。

几年前,一位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曾批评特斯拉电动车,只是有钱人的玩意儿,完全无视民生,马斯克当时还任性回敬“那人是个笨蛋”。但随着更加平民化定位的Model 3的到来,特斯拉似乎给出了自己的答案。

仅有的“出牌”机会

2018年11月27日,李斌在蔚来内部APP上发帖,激动地宣布第10000辆ES8下线。大约1个多月以后,蔚来官方公布了上一年地交付数据,截至2018年12月31日,蔚来ES8累计交付11348辆。李斌不仅赢了与何小鹏关于“交付10000辆”的赌局,也为质疑缠身的新造车势力创下了一个里程碑,这是蔚来成功赴美上市后的有一个高光时刻。

但危机从未就此远离。最近,蔚来再次陷入舆论的漩涡,缘于李斌几个月前的一句话,“汽油车能去的地方蔚来都能去”,话说得太满容易打脸。很快,几位车主的极寒测试,迅速暴露了ES8电池续航里程不足和换电模式的技术短板,在尴尬的舆论包围之下,蔚来不得不做出公开回应:“常年零下30度的话不建议买电动车”。

另一方面,超过1万辆的新车交付,似乎足以让蔚来摆脱只会讲故事的PPT造车质疑,但面对汽车行业每年多达几十亿的长周期投入压力,蔚来依然随时可能陷入缺钱的状态中,正如蔚来总裁秦力洪所说的,“我们是在努力活下来的阶段”。

已经迈过第一道交付门槛的蔚来,尚且对“生”与“死”抱着不确定的态度,更何况还没有真正交出作业的其他大多数。

有人预测,2019年,新造车势力将会迎来真正的“生死劫”,当头部玩家还在争议“该不该代工”、“什么才叫大规模交付”时,一些曾经在舞台上短暂亮相过的小企业,已经在这场“烧钱游戏”中不知所终了。

1月31日,贾跃亭破天荒地更新了微信朋友圈:“FF 91作为FF创新的第一个成果,现在距离量产仅剩‘临门一脚’,是时候准备好接受市场和用户的检验了。”这个一度已经被国内“信徒”抛弃了的创业疯子,依然还在努力创造绝处逢生的神话。而且到目前为止,FF造车已经花费了108亿元,真的很能打。

贾跃亭的金句是“要么死亡,要么伟大。”李想的说法是“要么死,要么千亿美金”。在这个百年不遇的创业机会下,他们大多数都抱着飞蛾扑火的心态,把这次创业,当作仅有的一次出牌机会。

直到现在,这依然是一场输赢难料的冒险,抛开洞悉全局的战略眼光,和纵横捭阖的控制能力,“赌徒们”还得具有一些肆意而为的勇气,和一点机会主义的运气成分。

但那又如何?历史从来不是旁观者创造的。他们这些主角,注定以自己独特的方式,塑造着自己的时代。
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

  • 加载中...
2018上海新能源汽车产业展暨国际新能源汽车大会